昼夜乐(柳永)

网址:www.outdoor-mall.cn 时间:2013-11-08 整理:古诗文网
昼夜乐(柳永)

洞房记得初相遇,便只合、长相聚。何期小会幽欢,变作离情别绪,况值阑珊春色暮。对满目、乱花狂絮。直恐好风光,尽随伊归去。一场寂寞凭谁诉。算前言,总轻负。早知恁地难拚,悔不当时留住。其奈风流端正外,更别有、系人处,一日不思量,也攒眉千度。

赏析
  我国传统诗词写闺情题材的极多。柳永这首俗词却写的是普通市井妇女的闺情,着重表现她的悔恨,在这类题材中是别开生面之作。 词以抒情女主人公的语气叙述其短暂而难忘的爱情故事。她是从头到尾,絮絮诉说其无尽的懊悔。作者善于使用民间通俗文学的叙述方法,以追忆的方式从故事的开头说起。歌词有自己独特的表现方式,因而省略了许多枝节,直接写她与情人的初次相会。这次欢会就是他们的初次相遇。初遇即便“幽欢”,正表现了市民恋爱直捷而大胆的特点,不需要象公子与小姐那样有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。这样的初遇,自然给女性留下特别难忘的印象。她按照市民的观念认定,他们以情理而论都“便只合,长相聚”的。
但事实上此种爱情在封建社会中是难以为社会和家庭承认的,因而事与愿违,初欢即又是永久的分离。显然,他们的分离系为情势所迫,还不是由于男子的负心,这就愈使她思念不置了。暮春时节所见到的是“乱花狂絮”,春事阑珊。春归的景象已经令人感伤,而恰恰这时又触动了对往日幽欢幸福与离别痛苦的回忆,愈加令人伤感了。“况值”两字用得极妙,一方面表示了由追忆回到现实的转换,另一方面又带出了见景伤情的原因。
由此很自然地在上片两结句到情景交融的地步:“直恐好风光,尽随伊归去”。“伊”为第三人称代词,既可指男性,也可指女性。柳永的俗词是供女艺人演唱的,其中的“伊”一般都用以指男性,如《定风波》“针线闲拈伴伊坐”和《望远行》“待伊游冶归来”中的“伊”都是指男性的。此词的“伊”亦指男性。女主人公将春归与情人的离去联系起来,美好的春光在她的感受中好像是随他而去了。“直恐”两字使用得很恰当,是主观怀疑性的判断,因为事实上春归与人去是无内在联系的,将二者联系起来纯是情感的附着作用所致,很足以说明思念之情的强烈程度。
来源栏目: http://www.outdoor-mall.cn/gushi/aiqing/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outdoor-mall.cn/gushi/aiqing/10285.html
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!

喜欢此文的还喜欢。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