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公度

作者: 黄公度    网址 : www.outdoor-mall.cn  时间 : 2013-12-18  整理 : 古诗文网
黄公度
点绛唇
夜寒江净山含斗。起来搔首。梅影横窗瘦。好个霜天,闲却传杯手。君知否。乱鸦啼后。归思浓如酒。”公时在泉南签幕,依韵作此送之。又有送汪内翰移镇宣城长篇,见集中。比有《能改斋漫录》载汪在翰苑,娄致言者,尝作“点绛唇”云云。最末句,“晚鸦啼后,归梦浓如酒。”或问曰:“归梦浓如酒,何以在晚鸦啼后?”汪曰:“无奈这一队畜生何。”不惟事失其实,而改窜二字,殊乖本义。
嫩绿娇红,砌成别恨千千斗。短亭回首。不是缘春瘦。
一曲阳关,杯送纤纤手。还知否。凤池归后。无路陪尊酒。

千秋岁(贺莆守汪待举怀忠生日,汪报政将归,因以送之)
郁葱佳气。天降麒麟瑞。回首处,江城外。一麾遗爱在,万口欢声沸。人乍远,危楼目断天无际。
五马徘徊地。春色随归旆。寿水绿,壶山翠。风轻香篆直,日暖歌喉脆。椒觞举,人人尽祝千秋岁。

菩萨蛮(公时在泉幕,有怀汪彦章而作。以当路多忌,故托玉人以见意。)
高楼目断南来翼。玉人依旧无消息。愁绪促眉端。不随衣带宽。
萋萋天外草。何处春归早。无语凭栏杆。竹声生暮寒。

青玉案
之。及泉幕任满,始以故事召赴行在,公虽知非当路意,而迫于君命,不敢俟驾,故寓意此词。道过分水岭,复题诗云:“谁知不作多时别。”又题崇安驿诗云:“睡美生习晓色催。”皆此意也。既而罢归,离临安有词云:“湖上送残春,已负别时归约。”则公之去就,盖蚤定矣。
邻鸡不管离怀苦。又还是、催人去。回首高城音信阻。霜桥月馆,水村烟市,总是思君处。
裛残别袖燕支雨。谩留得、愁千缕。欲倩归鸿分付与。鸿飞不住。倚栏无语。独立长天暮。

卜算子(公赴召命道过延平,郡宴有歌妓,追诵旧事,即席赋此。)
寒透小窗纱,漏断人初醒。翡翠屏间拾落钗,背立残釭影。
欲去更踟蹰,离恨终难整。陇首流泉不忍闻,月落双溪冷。

好事近
公尝贻书台官,欲著私史以谤时政。盖公之在泉幕也,尝有启贺李侍御文会云:“虽莫陪宾客后尘,为大厦之贺,固将续山林野史,记朝阳之鸣。”因是罢归。将离临安,作此词,所谓故园桃李,盖指二侍儿也。
湖上送残春,已负别时归约。好在故园桃李,为谁开谁落。
还家应是荔支天,浮蚁要人酌。莫把舞裙歌扇,便等闲抛却。

菩萨蛮
时,尝出以侑觞。洪丞相适景伯为赋“眼儿媚”词云:“瀛仙好客过当时。锦幌出蛾眉。体轻飞燕,歌欺樊素,压尽芳菲。花前一盼嫣然媚。滟滟举金卮。断肠狂客,只愁径醉,银漏催归。”倩倩先公而卒,四印居士有悼侍儿倩倩诗,其一曰:“兰质蕙心何所在,风魂云魄去难招。子规叫断黄昏月,疑是佳人恨未消。”其二曰:“含怨衔辛情脉脉,家人强遣试春衫。也知不作坚牢玉,只向人间三十三。”四印于公为兄行,名泳,字宋永,徽庙时以童子召见,赐五经及第,官止郢州通守。
来源栏目: http://www.outdoor-mall.cn/gushi/songci/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outdoor-mall.cn/gushi/songci/14710.html
转载分享本站内容,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