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射礼(11)

作者 :周公、孔子    时间 : 2013-12-09 整理 : 古诗文网

  司射命交替取矢。三耦如前一样交替取矢,返归其位。宾、主人、大夫下堂、作揖,仪节与前相同。主人至堂下东边,宾至堂下西边,皆袒左臂,套扳指,着臂衣,执弓在手,皆各前行,至阶前,作揖,至楅前,又一揖,像三耦一样交替轮流取矢。取矢毕,面朝北插三矢于身右带间,在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,作揖退下。宾至堂下西边,主人至堂下东边,皆放下弓矢,穿好衣服。至阶前,一揖,上堂,又一揖,各即其席。大夫袒左臂,拇指上套扳指,左臂着皮制臂衣,执弓到其射耦之南就位。皆如三耦一样作揖、前行。大夫之耦面朝东,大夫面朝西。大夫近福而坐,解下束矢的茅草,起立返回其位。随后大夫之耦作揖,近楅坐下,一次并取四枝矢,以手顺理箭羽而起立,返回其位,又一揖。大夫近楅坐下,与其耦一样,亦一次并取四枝矢。转而面朝北,在身右带间插矢三枝,右手二、三指间挟矢一枝,揖而退下。耦返归俟射序立之位。大夫继而至序西,放下弓矢,穿好衣服,上堂就其席。众宾随后像三耦一样,各交替轮流取矢,挟矢返回升射前序立之位。
  司射仍挟矢一枝而前行至上耦前,命上射上堂射,其仪节与开始时相同。一耦作揖、上堂,其仪节与开始时相同。司马上堂,命获者离开靶位,获者应诺。司马下堂,放下弓,返归其位。司射与司马在阶前相交,把扑倚置阶西,穿好衣服。上堂,向宾请求演奏音乐,宾许诺。司射下堂,插扑于带间,面朝东命乐正说:“向宾请求以音乐来娱乐,宾已准许。”于是司射至两阶之间,在堂下面朝北命令说:“射箭凡不与鼓节相应者则不释算。”上射一揖,司射退返其位。乐正面朝东命令大师说:“演奏《驺虞》,五节之间的节奏长短疏密都要相同。”大师不起立而应诺。乐正退返其位。
  于是演奏《驺虞》以节制射箭的动作。三耦射毕,宾、主人、大夫、众宾依序相继射箭,射中释算与前相同。射毕,下堂。释获人手执剩余的算筹,上堂报告左右射箭完毕,仪节同前。
  司马上堂,命取矢,获者应诺。司马下堂,放下弓,返归其位。弟子将矢放置楅上,司马四、四分之,都与前相同。
  司射放下弓,检视算筹,其仪如前。释获人报告胜者一方所胜算筹数或射成平局的情况,仪节与前相同。下堂返归其位。
  司射命弟子设丰,弟子遵命设丰及斟酒诸仪节,都与前相同。继而命令胜者一方执上弦之弓,不胜的一方执解弦之弓及上堂饮酒之仪,皆与前相同。
  司射仍袒左臂,拇指上套扳指,左臂着臂衣,左手执弓,右手将一枝矢顺并于弦上而持之,箭头朝上。至堂下西边,命交替轮流取矢,其仪节如前。司射返回其位。三耦和宾、主人、大夫及众宾皆袒左臂,套扳指,着臂衣,交替轮流取矢,仪节如前。不挟矢,而将矢顺并于弦和弓把而持之,退下,不即返归原位,下堂至堂西将弓矢授与执事人。交替轮流取矢完毕,皆作揖,上堂各就其席。
  司射至堂下西边,放下弓和扑,脱去扳指与臂衣,穿好衣服,返归其位。司马命弟子解开拴在箭靶西边立柱上的纲绳,与左下幅一起向东卷束起来,命获者手执旌旗退下,命弟子把楅撤下。司射命释获人彻下“中”和算筹等候。
  司马复又行司正之职,退返觯南边的位置站立。乐正命弟子相助乐工即其位。弟子像其下堂时一样相助乐工从西阶上堂,返归其位坐下。
  宾面朝北坐下,拿起放在俎西边的觯,起立,至阼阶上方面朝北向主人酬酒。主人下席,站在宾的东边。宾坐下,放觯在地,一拜,持觯起立。主人答拜。宾不祭酒,干杯,不拜,不下堂洗觯。然后斟满酒,前行,转而面朝东南。主人在阼阶上方面朝北拜,宾稍退后。主人近前接觯,宾在主人西边面朝北拜送。宾作揖而即其席。主人持觯至西阶上方酬大夫。大夫下席,站立在主人西边。其仪节与宾酬主人时相同。主人作揖而即席。如果没有大夫在场,则堂上众宾之长者受酬,仪节亦与上相同。司正从西阶上堂主持旅酬仪式,命受酬者说:“某人向某先生酬酒。”
  受酬的人下席。司正退下站立在西序端,面朝东。众受酬者拜、起立及饮酒之仪,都与宾酬主人时相同。堂上旅酬已遍及众宾,接着依序酬堂下众宾。众宾皆上堂,在西阶上方受酬。最后一位受酬的人执觯下堂,把觯放在篚中。
  司正下堂复归其位,命主人之吏二人举觯授与宾和大夫。举觯者都要在堂下洗觯,上堂斟满酒,在西阶上方面朝北坐下放觯在地,一拜,执觯起立。宾和大夫皆在席末端答拜。举觯者皆坐下祭酒,继而饮酒,干杯后起立。复又坐下,放觯在地上,随即一拜,执觯起立。宾和大夫皆答拜。举觯者下堂,其次序正与上堂时相反。洗觯毕,上堂斟满酒,皆在西阶上面朝北站立,以东为上。宾与大夫拜。举觯者皆进前把觯放置于笾豆右边。宾和大夫辞谢,坐接觯,起立。举觯者退返其位,皆拜送觯,然后下堂。宾和大夫坐下,把觯各放置于其脯醢的右边。如无大夫在场,则使一人举觯授宾。
  司正从西阶上堂,至阼阶上方主人前受命,然后至西阶上方请宾安坐,宾以俎尚未撤为由推辞。司正向主人复命,主人说:“请求撤俎。”宾允许。司正从西阶下堂,在阶前命弟子准备伺候撤俎。司正上堂站立在序端。宾下席,面朝北方。主人从席南侧下席,面朝北站于阼阶上方。大夫下席,面朝南站在席东边。宾取俎,转身授与司正。司正持俎从西阶下堂,宾随后下堂,继而面朝东站立在西阶西边。司正持俎出门,授与其随从。主人取俎,转身授与弟子。弟子接俎,从西阶下堂,持俎至东壁收藏。主人从东阶下堂,面朝西站立。大夫取俎,转身授与弟子,弟子持俎从西阶下堂,继而出门授之与随从人役。大夫随其后下堂,站立在宾的南边。众宾都下堂,依序站立在大夫南边,稍稍退后,以北为上首。
  主人与宾相揖让,脱去鞋子,上堂。大夫及众宾皆脱掉鞋子,上堂坐下。执事人摆上菜肴,宾主欢饮,爵行无数。使二人举觯酬宾和大夫。宾和大夫不起立,拿起放在地上的觯饮酒,干杯,不拜。执觯人接觯,随即斟酒。主人受宾之觯,众宾中长者受大夫之觯,相互交错,都不拜。酬酒已遍及堂上众宾,最后一位受酬者起立,在西阶上方依次向堂下众宾及主人之赞者酬酒。堂下众宾和赞者中年长者受酬,酬者不拜而饮酒,干杯,又斟满酒。受酬的人不拜而受觯。依序酬酒,酬酒遍及堂下众宾与赞者,都不拜。执觯的人也都参加。最后一位受酬者持空觯下堂,把它放在篚中。执觯人洗觯,上堂斟满酒,将觯放置在宾与大夫席前。歌乐不限,尽欢而止。
  宾站起,乐正命奏《陔夏》。宾下堂,至台阶时,《陔夏》的乐声起。宾退出,众宾皆退出。主人送至大门外,两拜。
  第二天,宾身穿朝服至主人门外拜谢主人的礼遇,主人推辞,不请入见。主人身着与宾相同的礼服,从至门外,拜谢宾屈尊驾临,宾于是告退。
  主人卸去朝服而服玄端,于是犒劳司正。不用介,不杀牲。要人召请司正。主人至门外迎接,不拜。入门上堂,不拜,谢其光临,不拜谢洗爵。执事人进置脯醢,但不设俎。宾以酒回敬主人,主人不添酒,不拜众宾。向众宾献酒后,使一人举觯授宾,随即爵行无数(欢饮)。不用司正监酒。宾不参加。邀请客人,因其所愿。对乡中致仕的卿大夫及盛德君子,邀请与否亦随其所愿。所上的菜肴不限,视其所有;演唱《国风》的诗篇,也无限定,因其所欲。

本文标签:乡射礼,仪礼
相关阅读

 本文标题: 乡射礼(11)
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outdoor-mall.cn/gushi/yili/1369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