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司彻(10)

作者 :周公、孔子    时间 : 2013-12-09 整理 : 古诗文网

  主妇饮尽酒爵中酒,向主人行拜。主人答拜。主妇执空爵返回房中。“尸”拿起先前搁下未饮之酒爵,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。宾长向“尸”行拜。
  祝从“尸”手中接过空爵。“尸”向宾长答拜。祝斟酒后授爵于“尸”、宾长向“尸”行拜后接过“尸”回酬之酒爵,“尸”向宾长答拜送爵。
  宾长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后向“尸”行拜。“尸”答拜。接着宾长斟酒献祝和二佐食。献毕清洗酒爵,斟酒后又献给主人。主人于席上向宾长行拜,接过酒爵,宾长面朝北答拜。主人坐下祭酒,饮尽酒爵中酒,向宾长行拜。宾长答拜,接过空爵。宾长继而又斟酒献给主妇。主妇立于房中北边,司宫设席,席的正面向东。主妇立于席的北边面朝东向宾长行拜后接过酒爵,宾长面朝西答拜。主妇助手呈上韭菹和肉酱,韭菹设在南边,肉酱设在北边。宗妇之少者执拿枣和粉制糕点授给主妇助手;主妇助手不起立,接过来,将枣设于韭菹的南边,又将粉制糕点设在枣的东边。接着佐食将俎设在豆的东边,俎上所载:羊前肢一段,豕骨半块,羊脊骨一块,肋骨、肺、肤各一块,鱼一条,兽前肢一段。主妇来到席上坐下,左手执酒爵,右手取韭菹蘸以肉酱后插祭;又祭笾,放下酒爵,起立取肺,坐下将肺撕开行祭,尝肺;继而起立,将肺加放在俎上,坐下拭手;然后祭酒,执拿酒爵起立,于席的北边面朝东站着饮尽酒爵中酒,向宾长行拜。宾长答拜,从主妇手中接过空爵。宾长接着从篚中更换一只酒爵,清洗斟酒后,代主人自酬,立于室户的西边面朝北向主人行拜,主人答拜。宾长饮尽酒爵中酒,又向主人行拜,主人答拜。宾长执拿空爵下堂,将其放入篚中。进而行献馐之礼。宰夫呈献内馐、司士呈献庶馐给尸、祝、主人、主妇,内馐设在右边,庶馐设在左边。
  主人下堂拜谢众宾;清洗酒爵,斟酒献给众宾。众宾的俎、豆和位置、主人酬宾和自酬的礼仪,都和傧尸之礼一样。主人又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众兄弟、姑姊妹,宗妇和家臣,其礼仪都和傧尸之礼相同。众兄弟、姑姊妹、宗妇和家臣的位置和俎、豆等也都和傧尸之礼相同。献酒完毕,接着遍献庶馐给众宾、众兄弟、姑姊妹、宗妇和众家臣。
  宾长献酒给“尸”,“尸”接过来又回敬宾长。宾长又献酒于祝、主人、主妇,然后自酬。宾长饮尽酒爵中酒后执空爵下堂,并将其放入篚中。
  众宾、众兄弟交互旅酬,随己所欲,不计次第之数。
  上佐食清洗酒爵,斟酒后献给“尸”。“尸”接过来回敬上佐食。
  上佐食又献酒给祝。祝接过酒爵,祭酒,尝酒,而后放下酒爵。
  主人出室,立于东阶上,面朝西。祝出室,立于西阶上,面朝东。
  祝告主人说:“礼成。”祝入室。主人下堂,立于东阶东边,面朝西。
  “尸”起立。祝于前面引导,“尸”从于祝后,走出庙门。祝返回室中就位。接着祝命佐食撤去“尸”俎。佐食遵命将“尸”俎拿到庙门外边;有司接过“尸”俎,送到“尸”的家里。随后佐食又撤去主人的俎、豆。进而行馂食之礼,其礼和傧尸时相同。
  馂食完毕,司马、司士撤俎,宰夫取敦与豆,设于室中西北隅,正面朝南,与馈食之设相同,几放在右边,并用席子挡住光线。又于室中陈设一只酒尊。司宫清扫豆间之祭物,将其埋于西阶的东边。主人出室,立于东阶上,面朝西。祝执自己的俎出室,立于西阶上,面朝东。司宫关好门窗。祝告主人:“礼成”,随后执着俎走出庙门外;有司从祝手中接过俎,并送到祝的家里。众宾出室,主人到庙门外行拜相送,而后返回。主妇助手撤去房中荐俎,又撤去刚设于室中西北隅的俎、豆等。

本文标签:有司彻,仪礼
相关阅读

 本文标题: 有司彻(10)
 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outdoor-mall.cn/gushi/yili/13706.html